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專區 > 今日推薦 > 2019

塞维利亚vs皇家贝蒂斯直播:畫家艾心之死

發布日期:2019年09月16日   文章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   作者:
[打印本頁]【字體大?。?a href="#" onclick="doZoom(16)" style="cursor:hand" class="xinwen">大

皇家贝蒂斯对比利亚雷亚尔 www.eopatm.com.cn   我把艾心的故事放在網絡上,一些“法輪功”分子看了,說艾老師不是“大法弟子”。更加可惡的是,“法輪功”組織為了消除這件事情對“法輪功”的不利影響,竟然煽動艾老師母親說艾老師的死是政府迫害的!

  我叫黃廣,男,1984年出生,2010年畢業于廣州美術學院油畫系,現為中國后現代研究所研究生。我長期致力于研究和探索古典油畫的精神和技法,曾于2012年3月在廣州市藝博館參加春苗畫展,油畫作品被收錄于李正天的教學著作《光色定調論》。我受女畫家艾心影響成為“法輪功”信徒,全程見證了艾心癡迷“法輪功”—患病拒醫—求助李洪志—臨終“發正念”—死于非命的悲慘經歷。

  師母領我練法輪

  畫家艾心,是我在美院就讀時的一位師母。我大學畢業后在她的工作室工作,艾心成了我亦師亦友的老板。她對我青睞有加,認為我的性情人品和她接近。在探索藝術的同時,她也向我宣傳所謂佛法,給了我一本《法輪大法》,說只有信仰“佛法”的人才能夠返璞歸真,心性提高,不但能提高藝術創作水平,還能成神成佛。我從小喜歡繪畫,向往超凡脫俗的人生,很少了解世事,在大學校園更是沉浸于封閉的象牙塔中。出于對師母的信任和同樣追求善良的心,2011年6月,我開始習練“法輪功”,按照書中要求,每天練功。在以后的幾年時間里,我的人生跌宕起伏,傷痛累累。而我的師母艾心,卻因為癡迷“法輪功”,有病不治,死于非命。痛定思痛,我把我的見聞和“法輪功”的危害告訴大家,特別提醒年輕的學子們,要警惕邪教伸向我們的毒手。

  艾心的癡迷之路

  艾心是一位美麗大方,高貴優雅的畫家。她有天使般的美麗面孔,不食人間煙火般的高貴氣質,認識她的人都說她就像一個仙女下凡!

  生活中的艾老師是一個很有情調的人。她喜歡彈古琴,我有幸聽過她的彈奏,淡淡的樂音中伴隨著她淡淡的歌聲,舒緩、悠揚、深遠,讓人仿佛置身另外一個美妙的世界。她很喜歡花,在她的辦公室里,經常更換著一束束美麗的鮮花。她創作了許多以花為題材的象征主義畫作,以花喻人,賦予花高貴的品格,因此艾心還有著“花神”的美譽。尤其她畫的荷花,鮮艷高潔,出世獨立,有一種向上的精神,大氣而永恒。欣賞她的畫作,猶如一股清氣撲鼻的熏風,讓人在繁忙喧囂的都市生活中體會到一種超脫。

  我的工作就是當艾老師繪畫上的助手,所以有很多機會和她交流藝術問題。我和艾老師的藝術追求有著許多默契。她說,她喜歡唯美純正的藝術品格,古典精致的創作手法;她說,她希望所有看她畫的人都能有一種精神上的享受,有一種超脫的心靈體驗。如她的油畫作品《超越》,畫面上是一朵巨大的盛放的荷花,伸向藍天,散發的道道光芒讓荷花更似有了靈性,這幅畫以獨特的視角展現了荷花的圣潔,正是一種精神上的超越!

  平時,艾老師則是一個平和安靜的人,話不多,輕聲細語。有時也因為不喜歡表達,而讓人誤以為她是一個清高冷酷的人。事實上,她是很有愛心的人。她和她丈夫的作品多次參加義拍,并把所得的錢全部捐給先天性心臟病兒童的救治,先后救治了100多名先天性心臟病兒童。

  可是,埋藏在艾老師的生活里、使她遭受無數痛苦,并最終奪去她生命的,卻是那個她為之付諸一切的“信仰”——“法輪功”。艾老師心地善良、單純,這些是人美好的品質,然而這些善良的本性卻被“法輪功”無情利用了。她被“法輪功”“真善忍”的美麗外衣欺騙,認邪為正,在這條邪路上越陷越深,不可自拔,最后付出了生命的代價。

  艾老師曾告訴我,她是1997年開始練“法輪功”的。有一次她去書店看見《轉法輪》這本書,覺得挺好,就買了下來。當時看完書,她覺得“法輪功”是教人按照“真善忍”修煉的佛法,非常好,好像找到了自己期待已久的事物。走到哪里,都把書背在身上,不舍得放下。艾老師堅信,“法輪功”可以讓她得到心性的提高,提高生命層次,直至解脫輪回,圓滿成為偉大的佛道神。慢慢地,艾心的畫作也發生了改變,佛法題材的蓮花、神仙畫多了,自己擅長的花卉畫少了,甚至還以自己的形象畫了一幅佛像,把大量的時間用在認為是成神成佛的路上,失去了花魂的藝術魅力。

  艾老師堅信自己的選擇是對的。1999年,“法輪功”的危害愈演愈烈,被國家依法取締。她不理解,認為“法輪功”是“佛法”,許多事情是不修煉的人理解不了的,認為所有“法輪功”的負面信息都是政府造假騙人的,她不相信。但是她的丈夫是反對“法輪功”的,所以艾老師改為偷偷習練法練功,對“法輪功”依然抱有幻想,偏聽偏信“法輪功”的邪說,導致了以后悲劇在她身上發生。

  癡迷“法輪功”有病不治

  2006年,艾老師的身體漸漸出現問題。這是后來我們才知道的,因為很長時間里她誰也不說,也不當回事,自己默默忍受。為什么會這樣呢?因為“法輪功”的“業力論”說,世間的一切苦一切難都是業力造成的,說生病就是由“病業”造成的,得病時造成的痛苦就是在還“業債”?;顧嫡嬲蘗斗執蠓ǖ娜?,師父會幫其清理身體,然后馬上出功,就沒有病了,修煉以后出現的病的表現都是在修煉過程中安排的“消業”和提高心性的關。因此,練“法輪功”的人都會說自己根本就沒有病,哪怕病得不行了,也會說不是病,這是消業,從而拒絕看病吃藥。

  所以很長時間,盡管艾老師身體經常不適,卻從未去醫院檢查治療,身邊的人也都不知道她身患疾病。她每天工作生活都看不出多少異常,只是臉上的妝化得越來越濃,工作的時間越來越少。

  我們幾個“法輪功”練習者要經常聚會,集體學習李洪志的講法,其中也有我的妻子小婷,她也是艾老師的助手。有一次聚會,艾老師精神不是太好,皺著眉頭,說去趟廁所回來,我們也都沒在意。小婷有些擔心,跟著艾老師去,才發現艾老師已經病得很嚴重了,我們這才知道她生病了。當時百思不得其解,修煉“法輪大法”的人怎么會生病呢?

  2012年7月,艾老師的病情已經影響到正常的工作了,她把工作室事務全權交給她女兒。那時候,我在那邊上班也沒什么事可做了,便辭職回家投入自己的油畫創作。

  病入膏肓仍在“悟”

  對于艾老師的病情,我們按照李洪志“向內找”的要求,在“法輪功”的法理中尋求解釋,后來一致認為這根本不是什么需要擔心的事情,一切都是消業和過關,李洪志講過不會讓修煉“法輪功”的人真正出現危險的,只要艾老師正念足就能闖過來。同時我們也都勸艾老師找自己的原因,向內找,看看是什么“執著心”還沒有放下。也讓艾老師嘗試用李洪志講的“善解”的法,與那些討債的生靈交流,希望它們放下怨恨,我們會用修成以后的福報來報答它們,等等。

  有一天,我到艾老師家里去看她。艾老師臉色很不好,整個人都消瘦了,連走路都顯艱難。艾老師半躺在床上,用軟枕頭墊著腰背,身上蓋著被子。另一位同修也在場,正在勸慰艾老師,說要樂觀,要堅強,要放下心中的“執著”等等。不過我們從來都沒有勸艾老師去醫院,甚至一點也沒有往這方面想,也沒有想過艾老師的家人會如何地擔心。我們都認為,修煉人去什么醫院呢?我們是有師父管的人,修煉的每一步都是安排好的,就看我們怎么去走好這條路。我們勸艾老師不管多辛苦都要記得做好三件事,要多“發正念”,清除干擾正法和傷害身體的邪惡。那個時候,艾老師身體上的痛苦和虛弱已經使她連練靜功都很難堅持下來了。我在內心里卻想,艾老師太嬌貴了,整天養尊處優,使得她不能夠吃苦,《轉法輪》里說了,修煉人要能吃苦中之苦!修煉法輪大法讓我變得沒有同情心和慈悲心!不過,身邊認識的同修都還是比較關心,經常幫忙“發正念”等等,只是艾老師的病情依然日益惡化。

  求得李洪志“法身”?;?/strong>

  后來艾老師還去了泰國大概半個月。因為艾老師的母親也是練“法輪功”的,在泰國定居。至于艾老師在那邊有沒有發生什么事,我們就不得而知了,只是見到艾老師從泰國回來以后也并沒有什么起色,依然是窩在家里學法練功“發正念”,以圖能渡過這個難關。

  艾老師回國后,我的妻子小婷去看她?;乩春笮℃瞇朔艿馗醫?,艾老師在泰國還托當地“法輪功”骨干打電話去問了在美國的李洪志。這是關乎生死的問題啊,實在是熬不過去了,還是想聽聽師父的回答,心里才踏實。問師父,這個情況到底該怎么辦?李洪志的回答是:“精進做好三件事就行!”我聽后點點頭,心里卻想,師父的法身每時每刻都在我們每個弟子身邊守護著呢,還何必打電話去問呢?況且作為一個“大法弟子”,面對病業,應該如何對待,師父在那么多法里不是經常提到嗎?在《轉法輪》里也是寫得清清楚楚的,真是不悟??!但是又想,人在最苦難的時候也確實是很難相信自己的能力的。不管怎么說,有了師父的直接指示,我們也都放心了許多,師父都這么說了,那肯定是沒問題啦!肯定能過得去的!我們信心滿滿,艾老師更是滿心歡喜,就像在漫漫長夜里看見了光亮!

  自此,艾老師練功學法“發正念”更加積極了。為了幫助艾老師,也有同修去和艾老師住在一起,共同學法,同時督促艾老師??墑前鮮Φ納硤逡讕擅揮釁鶘?,晚上睡不著,白天學法、“發正念”又打瞌睡,這讓她苦不堪言??醋虐鮮Σ∏槿罩?,我們都很著急。

  艾老師在廣州的家人并沒有練“法輪功”的,雖然他們一直都尊重艾老師的意見,但此時也看不過去了,要求艾老師去醫院看看。艾老師堅信自己會好起來的,不答應去醫院。家里人急了,說你這樣又不去醫院,病又不見好轉,反而日漸嚴重,那怎么行!那時候艾老師整個人都瘦了一圈,精神萎靡,一看就是個重病者的樣子了。由于很多同修也認為不應該去醫院,在旁邊添油加醋,使艾老師的家人大為反感,把同修都趕走了,然后強行把艾老師送去醫院治療。到了醫院一檢查,醫生大為搖頭,病情已經太重了。醫生說這個病剛開始的時候是可以控制的,為什么拖到現在才送醫院治療?現在只能先做血透,看能否穩住病情,減少痛苦。

  臨終“發邪念”

  對于艾老師最終去了醫院的消息,同修們也有不同的看法。有的人認為應該像堂堂正正的“大法弟子”那樣,相信大法,相信師父,堅定實修,不能去醫院;有的人認為,為了讓家人能夠理解“法輪功”,又實在熬不過去,那就放棄過關,去醫院也是可以的。

  有一回,我去醫院看望艾老師。艾老師見到我,有點不好意思,說:你來干什么呢?你不用來看望我。我看到艾老師身上插著管子,正在做血透。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覺得艾老師很可憐,又覺得艾老師不應該這樣。修煉人去什么醫院呢,還做血透,我們的血是最珍貴的,還換成常人的血?

  醫院里,小婷經常陪在艾老師身邊。她告訴我,平時艾老師躺在病床上看著很虛弱,可她還是不忘和其他病人講“真相”呢!艾老師和別人講“真相”時,就像立馬變了一個人,有說有笑的,臉色好像都變得好看了。聽到這些,我又對艾老師升起了敬意,自己被折磨得這么辛苦了,還能時時想著別人,真了不起!

  過了幾天,艾老師的病情稍微好轉了一些,又強烈要求出院。她還是希望能夠在家里“精進實修”來闖過這次難關。我們幾個人頓時對艾老師敬佩起來,不顧她家人的反對,強行幫助她出院!

  回到家以后艾老師還是堅持學法練功“發正念”。我們在她的工作室墻壁上掛了一幅李洪志“法像”,中間是艾老師的病床,床周圍全是“法輪功”的“經文”。每天只要有一點時間,我都去艾老師病床前“發正念,鏟除邪惡”;而艾老師只要是清醒的,就拿著“經文”念念有詞,盼望奇跡能在她身上出現。

  幾天后的一個早上,我接到小婷的電話,電話里小婷的聲音很著急,催促我趕快到艾老師工作室看看。我趕到那里,推開門,看到艾老師和小婷正坐在木地板上“發正念”。小婷見我來了,就說:“艾老師現在很難受,快點幫忙一起發正念清除邪惡!”

  我二話不說就坐下來盤腿開始“發正念”。她們把李洪志的畫像放在桌臺上,對著畫像反復念著:“法輪大法好,真善忍好!”

  艾老師的弟弟放心不下,經常進來看情況,勸艾老師再去醫院看看。艾老師嚴肅地大聲拒絕了,說:“你要尊重我的選擇,上次就是因為去了醫院,關沒過好,現在又要再來一次,這次我再也不去醫院了!”聽到這些,艾老師的弟弟急得哭了,跑出房間。

  艾老師彌留之際,她痛苦地呻吟著,似乎喘不過氣來,神情恍惚,斷斷續續地對我們說:“我……感覺到那些邪惡……成群結隊地攻擊我,它們來一陣,我就發正念……身體特別難受?!憊換?,艾老師說:“我不怕那些邪惡了!”

  可是說完這句話不久,艾老師慢慢低下了頭,身體依然保持坐著的姿勢。小婷不住地搖動她,叫艾老師不要睡過去,可是艾老師再也沒有醒過來!我去試一下艾老師的呼吸,已經沒有氣了!我趕緊去通知艾老師的丈夫李老師。李老師趕到現場,顫抖著雙手輕輕把艾老師平放在地板上,緩緩俯下身抱著艾老師,早已淚流滿面!我不忍看這一幕,扭過頭去,眼睛也濕潤了。她就這樣走完了40多年的人生,匆匆畫上了句號,留給她丈夫、親人、朋友的是無盡的傷痛!

  我環視艾老師的工作室,這里寬敞明亮,精致優雅,到處是她的國畫、油畫,桌子上放著古琴和香爐,書柜上放著一排排精致的畫冊,這些都是艾老師生前愛不釋手的東西??墑僑說納僑绱說卮噯?,一口氣上不來就走了,什么也沒帶走,真是“物質財富生不帶來死不帶去”。我當時認為,只有修煉才是真實的,走在返璞歸真的路上的人才是有意義的。艾老師的離世反而讓我更堅定地想要好好修煉,好圓滿回到自己真正的家。

  不過,小婷的想法卻和我不一樣。她對我說,艾老師那么堅定,直到死都把自己當作“大法弟子”,可是為什么還是死了?不是說修煉人不會真正出現危險嗎?不是說有法身?;?,就能像《法輪大法》上所說的“誰能動了我,就能動了這個宇宙”嗎?她想不明白。

  我從癡迷中清醒

  想不明白的事情多了,矛盾開始慢慢地滋長。2014年,小婷說在網絡上看到陳光標邀請參與北京自焚的陳果、郝慧君母女去美國整容的視頻,讓我也看看??賜曄悠滴頁溝仔鹽蛄?,我開始反思、求助!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幫助下,我了解了許多過去我不知道的事實。當我看到李洪志為了給“法輪功”戴上科學的光環,竟親自參與景占義申請專利的造假!我相信了“法輪功”是邪教組織這一事實。我只是被“法輪功”宣傳的“真善忍”所欺騙,曾以為“法輪功”是真正的佛法,結果“法輪功”卻完全是用謊言建立起來的害人奪命的邪教!我一直把“法輪功”的所謂真相告訴別人,到頭來我卻是個散播謊言的人,成為“法輪功”害人的幫兇!

  當我認清了“法輪功”的真實面目,不禁反思艾老師的離世是多么地冤枉,她被“法輪功”欺騙利用,至死都以為“法輪功”是真正的“佛法”。艾老師正處在藝術創作的黃金年齡,她的藝術才華本應該有更燦爛的表現,然而就這樣匆匆離開了人世!

  如果艾老師能放下自己的固執,理智一些反思“法輪功”,或許就能擺脫“法輪功”的精神控制。如果艾老師在生病時,不是那么迷信“法輪功”的邪說,能夠以自己的身體為重,能夠考慮到家人的擔心,盡早地去醫院檢查并接受治療,也就不至于小病拖成大病,最后變成絕癥無法救治了。李洪志自己就有73次去醫院就醫的報銷記錄,還曾經去醫院做過闌尾切除手術!對我們這些癡迷的信徒,為了達到神化自己的目的,李洪志不惜草菅人命,讓我們有病不吃藥,只要相信他的“法身”和“大法”的威力??梢運?,就是對“法輪功”的愚癡盲信奪走了艾老師以及無數“法輪功”練習者的生命!

  藝術家往往比較單純、純粹,一心投入自己的藝術創作里,沉湎于藝術的世界,從而對其他方面的知識缺乏了解。所以,盡管艾老師作為一名高級知識分子,同其他拿了碩士、博士學位的知識分子一樣,擁有高學歷、高文化,卻不一定有全面的判斷力,沒能認識到“法輪功”的偽善面目,反而被“法輪功”所欺騙,認邪為正,最終付出了生命的代價。

  然而,對于艾老師的去世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。在艾老師遭受病痛的折磨時,我從來沒有勸過她去醫院,反而在艾老師去醫院就醫時心里表示不理解,充分暴露了在“法輪功”的思想控制下,一個正常人是如何喪失理智,做出一些愚蠢行為的。

  “法輪功”在網上顛倒黑白

  2015年,我把艾心的故事放在網絡上,提醒大家認清“法輪功”的危害。這篇文章被一些“法輪功”分子看到,他們極為憤怒,不斷發表謬論說是艾老師做得不對,“執著”了,“邪悟”了,說她不是“大法弟子”。他們沒有想到,正是一群“法輪功”癡迷者和艾老師一起按照李洪志的“經文”去“悟”,才導致艾老師不治身亡。是同樣癡迷“法輪功”的艾老師母親通過在泰國的“法輪功”人員打電話問李洪志,得到李洪志“精進做好三件事就行!”的承諾,才導致艾老師在如此嚴重的病情下執迷不悟。

  更為可惡的是,“法輪功”組織為了消除這件事情對“法輪功”的不利影響,竟然煽動艾老師母親說艾老師的死是政府迫害的!艾老師的母親遠在泰國,同樣是個“法輪功”癡迷者。艾老師從生病到逝世的6年里,她根本沒有在艾老師身邊,只有艾老師為向李洪志求救,才去泰國與她住了半個月,艾老師的病情她從來都不知道。只有我和小婷最清楚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?!胺止Α弊櫓绱說叩購詘?,更加暴露其邪惡嘴臉。

  拒不承認事實是李洪志的慣用伎倆,顛倒是非黑白是“法輪功”的經常做法。這些年來,每當出現“法輪功”學員拒醫拒藥死亡的事情,“法輪功”組織總是以“不是大法弟子”“心不夠誠”“政府陷害栽贓”等理由搪塞推責。

  現在,“法輪功”在海外把自己裝扮成正統文化的代表,搞神韻表演,謊稱“主佛、創世主”等等,還是很具有迷惑性,大家千萬要擦亮眼睛,認清“法輪功”的虛偽面目!

  ?。ㄎ惱陸諮∽浴?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》,南方日報出版社2016年12月出版)

(責任編輯:徐虎)

關于我們皇家贝蒂斯对比利亚雷亚尔
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-1 
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