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專區 > 今日推薦 > 2019

皇家贝蒂斯对阵塞维利亚:招遠“全能神”殺人案五周年 危害仍不容小覷

發布日期:2019年05月27日   文章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   作者:李芬
[打印本頁]【字體大?。?a href="#" onclick="doZoom(16)" style="cursor:hand" class="xinwen">大

皇家贝蒂斯对比利亚雷亚尔 www.eopatm.com.cn

  ▲ 2015年1月7日,山東招遠金都百貨一層麥當勞,門上貼著“暫停營業”。圖片來源:新京報

  2014年5月28日晚9時,山東省招遠市金都百貨的麥當勞餐廳里,由于拒絕提供電話號碼,37歲的吳女士被張立冬、張帆、呂迎春等六名“全能神”邪教信徒活活毆打致死。這件慘案,令全國人民為之痛心。

  時間無法撫平傷痛

  吳女士的丈夫金中慶和孩子最后一次出現在眾人視野,是2015年1月。

  而他的微博,則停留在了2014年12月21日,發出了第23條微博后,再也沒有更新。

  ▲ 受害人吳女士丈夫金中慶的微博,停留在2014年12月21日。

  直到今天,仍有人在這則微博下,詢問他們是否安好。

  怎么可能安好?父母失去了女兒,丈夫失去了妻子,孩子失去了母親……

  吳女士的三個家庭,生活從此徹底改變。并不是所有的傷痛都能隨著時間的流逝被抹平。

  這起慘案的六名案犯來自三個家庭,對他們而言,這場災難同樣極其深重,令人扼腕嘆惜。

  張帆、張立冬依法于2015年2月2日被執行死刑;呂迎春無期徒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;張航有期徒刑十年;張巧聯有期徒刑七年;尚未成年的張某,被政府依法收容教養。

  “‘不害怕’,因為‘相信神’”

  ▲ 張帆在法庭上面對指控,面露微笑。圖片來源:央視

  這起案件之所以引發人們如此關注,不但是案犯在公眾場合將無辜人士當成“惡魔”“邪靈”毆打致死的血腥暴力,更是主犯張帆、張立冬等人面對法律拒不認罪、甚至面帶微笑的神情,令人不寒而栗。

  這六名案犯中,四人來自同一個家庭。父親張立冬帶著三個子女張帆、張航、張某,散盡千萬家財,從河北無極遷至山東招遠,無視法律痛殺無辜。

  張立冬受審時稱:“我不怕法律,我信‘神’?!?/p>

  這是什么樣的一個“神”,讓張帆這個畢業于北京廣播學院(現中國傳媒大學)的天之驕子,張立冬這個當過兵、經營過五金建材、開過廢品收購站、做過醫藥代表,“見過世面”的男人,漠視法律,無懼死亡。

  “全能神”邪教,由此再度躍入公眾視野。

  上一次如此“引人注目”是在2012年12月底?!叭萇瘛痹諶嗟胤欠ň奐?,上街散發宣傳資料,散布“世界末日”謠言。

  他們一方面宣稱“世界末日”即將到來,另一方面蠱惑人們只要信奉“全能神”即可躲過一劫,鼓吹“只有信教才能得救保平安”,同時宣稱“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將被‘閃電’擊殺”。

  此外,部分地區的“全能神”邪教人員還集體圍攻公安機關、掀翻執法車輛、打傷執法民警。

  據不完全統計,2012年全國各地公安機關依法處置“全能神”邪教幾十人以上規模聚眾滋事超過100起,暴力抗拒執法案件30余起。

  ▲ 浙江蘭溪,警車遭到“全能神”教徒圍堵。圖片來源:央視

  這一切,都是“全能神”邪教頭目趙維山假借瑪雅預言,在境外不停地對國內信徒進行??刂富擁慕峁?,他要求信徒“在神的率領下展開一場決戰,建立全能神的國度”。

  上個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,趙維山這個來自黑龍江省阿城市永源鎮的“呼喊派”骨干,在與“呼喊派”中的同黨不和而退出后,糾集了一批人員創立了“東方閃電”,又稱“全能神”、“實際神”。

  在受到當地公安機關的查處后,趙維山于1993年流竄到河南省發展信徒。在這里,他自封“大祭司”、“圣靈使用的人”,宣布楊向斌為“女基督”。

  創建初期,“全能神”以暴力拉人,犯下了多起案件。2000年9月,害怕受到法律制裁的趙維山攜情人楊向斌潛逃美國。一年后,他們6歲的兒子趙明被一個從美國回來的陌生男人帶走,從廣州飛往美國。

  “媽媽,你不要我了嗎?”

  來自安徽蚌埠的小徐是在招遠“全能神”殺人血案發生之后,才發現妻子小玲的變化正是源于這個邪教。

  2017年臘月,大雪飄飛,小徐帶著剛上小學的女兒,踏著泥濘的積雪,走上了尋找妻子的道路。

  這一天距離小玲2016年12月中旬離家,已經一年多了。

  自從2008年相識、相知、相戀以來,二人經歷了小玲家庭不認可、私奔、小徐父母病重等重重困難。

  那么多苦和難都一起闖過來了,小徐從未想過,小玲會拋下最愛的女兒和他離家出走。

  變化并非一夜之間。

  ▲ 面對妻子的變化,小徐深陷痛苦。圖片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

  “我信‘神’了,這個‘神’的事,不能在電話和視頻里講,那樣會冒犯‘神’?!?/p>

  打工在外的小徐接到妻子的這個電話以后,發覺她越來越神秘,二人的電話越來越短,聯系不上的頻率越來越高。

  2014年,小徐辭職回老家找了份工作,打算全家人在一起安安穩穩過日子。

  但這樣依舊擋不住妻子信“神”的腳步。

  山東招遠“全能神”殺人血案案發,電視上鋪天蓋地的報道,首次讓這個邪教無處遁形。

  一一比對妻子說過的話、做過的事、看過的書,小徐這才發現,妻子信的根本不是什么基督教,也不是什么“老天爺”,而是這個聳人聽聞的“全能神”。

  小徐通過電話請小玲遠在山東的哥姐進行勸說,苦心規勸無效后,親人們生氣地嚇唬:“你要是再信,我們就報警!”

  話音未落,小玲沖進廚房拿起菜刀,沖到小徐面前,準備除掉這個阻礙她信“神”的“魔”。關鍵時刻,理智終于戰勝了沖動。

  小徐至今都不愿再回憶起那一刻。

  二人的矛盾越來越激化。2016年12月中旬,小玲突然留下一張字條出走了,拋家棄女,從此杳無音訊。

  小徐瘋了似的踏上尋妻路,從本縣尋到市里,再到省會合肥。小徐回憶:“大海撈針一樣,是個方法都用了,像丟了魂似的?!?/p>

  其實出走沒幾個月,小玲就想女兒想得不行,但是她不敢。

  為了表明自己的“忠心”,小玲離家后向“全能神”組織寫下了《保證書》,發了“毒誓”,如果自己背叛了“全能神”,父母、丈夫、女兒這些最親的人就要遭受最嚴厲的懲罰。

  ▲“全能神”信徒李明謙寫下的保證書。圖片來源:凱風網

  “那時候它(‘全能神’)不允許你回來,沒叫你回來,你就不能回來?!薄翱矗ā萇瘛┠切┦悠?,特別害怕,所以就不敢回來?!?/p>

  在“全能神”的洗腦視頻里,背離“全能神”的人會掉入烈火熊熊的地獄中,永世不得翻身。

  一入“神”門深似海

  由于“全能神”曲解基督教的教義進行傳教,拉攏蠱惑他人,絕大多數受害者難以辨別,更不用說他們的家人。

  實際上,為了更大范圍蠱惑人心,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還往往假借“老天爺”的名義,在偏遠的農村地區欺騙拉攏大量不明真相的群眾。

  一旦被“全能神”邪教裹挾,曾經勤勞善良的人都會立即從正常的社會生活中消失,有業不就,有田不耕,有學不上,有家不回,有子不教,有親不養。

  2014年,來自山西運城的阿萍,永遠失去了她最愛的父親,更令她痛苦的是,父親臨終之前,對她和妹妹說:“看好媽媽,千萬不要給她錢,一分錢也不要……”

  讓相濡以沫幾十年的夫妻反目成仇的是“全能神”,讓一心希望家庭和美家人健康的母親成為陌路人的是“全能神”,讓父親英年早逝死不瞑目的是“全能神”……

  ▲ 阿萍和妹妹決心用親情感化母親。圖片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

  像小徐小玲、阿萍父母這樣由于一方深陷“全能神”引發家庭矛盾的例子,數不勝數。

  安徽省蚌埠市防范辦副主任王善國在接受中國反邪教網采訪時指出,“全能神”人員信到最后,癡迷到最后,是極其自私的。他強調,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要求信徒,把自己的情和愛都奉獻給所謂的神。

  “全能神”在其《主隱秘降臨的作工》中提到:“在未進入安息(安息即進國度)之中有肉體的親情,但進入安息之中便再也沒有肉體親情之說了,盡本分的與不盡本分的本是仇敵,受神的與恨神的本是敵對的?!?/p>

  拋家棄子“盡本分”,四處藏匿無自由

  中國反邪教網自2017年9月推出“助你尋親”公益平臺以來,收到近400條求助信息。在這些離家出走案例中,無一不是因為家人信奉“全能神”邪教后引發家庭矛盾,而后以“沒感情”“打工”“避風頭”等為由離家出走。

  ▲“全能神”攛掇信徒離家出走的小紙條。圖片來源:反“全能神”聯盟群

  招遠“全能神”殺人血案中,張帆、張立冬一家即從河北無極離家到了山東招遠。

  像這樣跨省異地離家的還在少數,絕大多數離家人員都在本縣離家不遠,甚至走路就能到的地方。

  自阿萍父親病逝之后,只余母親一人、地處偏遠農村的娘家被“全能神”看中當成了“接待家庭”。僅阿萍了解到的,就至少接待了兩名女信徒。

  雖然母親介紹她們是自家的“遠房親戚”,雖然幾個月間她們只說普通話以掩蓋自己當地人的身份,但細心的阿萍還是發現她們其實家住附近,并聯系上了她們的親人巧妙地接她們回家。

  在中國反邪教網登記的近400則尋人啟事中,目前只有67人回到了家,或由于在外違反法律被公安機關抓獲,大部分人仍無下落。很大原因,是由于“全能神”極具隱蔽性和反偵查意識。

  一名家屬曾分享了母親離家出走被尋回的經歷,最終找到母親的地方其實離家不過650米。然而,出身偏遠農村、只有小學三年級文化水平的母親卻通過公交、步行,生生繞一個近3公里的大圈,穿過有幾十個出入口沒有監控覆蓋的城中村,期間更換三件上衣。

  安徽省蚌埠市某縣防范和處理邪教相關工作負責同志劉士強指出,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要求信徒在活動中不用真名、不用身份證、不用手機號。他們外出的時候從不坐火車,不輕易坐汽車,往往在“接待家庭”當中長期隱蔽。

  這樣的一種邪教,最害怕的自然是曝光。

  回家之路并不平坦

  ▲ 2019年5月,中國反邪教網推出“助你尋親”小程序

  2017年底,小徐將妻子小玲的尋人啟事在中國反邪教網“助你尋親”平臺發布,借助互聯網精準的地域推送功能,小玲的信息被當地密切關注形勢的“全能神”信徒掌握。

  加之小徐積極尋求當地政府部門幫助,深入查找周邊“全能神”信徒,擔心“全能神”組織受到牽連破壞,小玲被要求回家。

  回家后的轉化工作,也是一波三折。

  “全能神”組織對成員的洗腦之徹底,話術之嚴密,超出常人想象。

  2012年底,所謂的“世界末日”過后,太陽照常升起。面對質疑,“全能神”信徒說的是“神”幫忙擋了災,再給眾生機會。但全球各地的天災人禍,則被他們描述成“世界末日”到來的前兆。

  小玲最開始,也是這樣“油鹽不進”。

  最先讓小玲思想產生動搖的是,學習班并不像“全能神”邪教視頻里所顯示的那樣侮辱打罵體罰,反而吃得好住得好,老師們對她們特別關愛,特別親切。

  政府部門積極幫助她解決家庭上的困難,排除思想上的疑慮。

  一位已經成功回歸社會的“全能神”前成員及其家人對小玲悉心開導,解疑釋惑,他們用自己的親身經歷,證實“全能神”講的是假的。小玲終于回歸家庭了。

  ▲ 媽媽回來后,女兒筆下的小女孩又變得美美的。圖片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

  用一生自我救贖

  中國政府防范和處理邪教問題的基本政策是,團結教育挽救絕大多數,依法打擊極少數。對一切邪教組織嚴厲打擊,對不明真相群眾大力挽救,對信教人員家庭提供關懷幫助。

  自從2015年2月5日呂迎春、張航、張巧聯三人開始在山東省女子監獄服刑伊始,既是政府向她們開啟了挽救之門,更是她們開始對自己的一場艱難的自我救贖。

  作為山東省女子監獄收押史上刑期最長的邪教罪犯,呂迎春最初堅定地自稱“我們就是神本身”、告訴張航“你爸爸和姐姐是不會死的,他們要執行(死刑)的時候,一切就結束了”。

  經過兩年多的破繭重生,她寫下幾萬字的揭批材料,痛陳“全能神”對自己、對他人的毒害。

  重生之路個中滋味只有自己才能懂,“伴隨著痛苦、眼淚、掙扎,剜心透骨,痛徹心扉,用脫胎換骨來比喻再恰當不過”。

  每次回看案發視頻,呂迎春都渾身緊繃,呼吸困難,不敢相信那個行兇的人是自己。

  ▲ 國慶節表演中的張航。圖片來源:齊魯晚報

  比起呂迎春,慘案發生時剛滿18歲的張航雖然更早就悔悟,但最親的父親、姐姐被執行死刑,弟弟在山東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兩年后釋放,母親依然對“全能神”抱有幻想,張航猶如驚弓之鳥。

  本應絢爛無比的青春,在2014年5月28日那一天迅速凋零。無論是否愿意,張航成了家里的頂梁柱。

  張航參加了歷次以揭批邪教、認罪悔罪為主題的匯報演出以及朗誦比賽、懺悔演講等監獄和監區組織的各項活動,多次受到表揚。

  蛻變的結果讓人欣慰。呂迎春由無期徒刑減至有期徒刑21年零3個月;張巧聯減刑8個月;張航從最初的減刑5個月,至2019年1月再次減刑8個月。

  2023年4月28日,還有3年11個月,張航就能回家了,1996年3月1日出生的她,已經27歲。

  還好,一切都不晚。

  不過,時至今日,“全能神”邪教在境外的喉舌仍在狡辯,堅稱招遠麥當勞殺人血案與“全能神”沒有絲毫關系,是中國政府的栽贓。他們這種罔顧事實,混淆是非的樣子,倒是與“法輪功”推卸2001年“天安門自焚慘案”責任時是同一副嘴臉。

  ▲圖片來源:網絡

  人間最大的幸福,莫過于家人相守,燈火可親。

  世間最美好的景象,莫過于天下無邪,氣正風清。

  愿天下無邪!

(責任編輯:辛木)

反邪教網群

合作媒體

關于我們皇家贝蒂斯对比利亚雷亚尔
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-1 
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